1. 首页
  2. 找项目
  3. 零成本项目

怎么快速合法地挣到一百万?

看了知乎有人说:你是一个没有技术,没有本事,没有混社会的经验,想要在3年内赚100w,不是很可能。

当然,我个人不否定这样的说法。而这种说法的前提是,恰恰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实现过3年赚100w的情况,所以他才会得出上面的结论。

怎么快速合法地挣到一百万?

但是,如果有一个3年内赚百万的人就出现在你眼前,估计想法就变了。

所以,圈子很重要,你的常识只能决定自己的下限,而你的圈子,却能决定你的上限。

我暂且称他为小A,毕业两年,赚了百万,现在是某个行业的大神。

就说说他这桶金是如何来的吧?

刚开始做事的时候,他只是从中专里面刚毕业,跟着普通一样,“没有技术,没有本事,没有混社会的经验”,就这样,他去了一家淘宝公司做运营,每月3K,做了一段时间后,发现这个工资并不能满足他在这所城市的生活。

他问了他已经在同一座城市的堂哥,他堂哥也是做淘宝的,但是并没有告诉他,如何去做淘宝。

人心都是这样的,当你有一个赚钱的行当,其实连你的亲戚都不会说的,更别谈别人会免费告诉你。

而且,有时候有钱的亲戚还看不起没钱的亲戚,他就生活在那个环境。

其实跟很多网赚新手一样,他也会看很多教程视频。但是,其他人没做,但他去做了。

从一个域名购买再到服务器的搭建,对于一个小白来说,都需花费一大半的时间,因为我也是从建站开始做,所以我明白小白刚开始学建站的心情。

服务器搭建好后,就需要安装面板、程序和主题。那时候,我问他:“当时搭一个网站需要多长时间。”

他回答了我:“两天”。熟悉建站只要半个小时就行。

就这样,一个站就搭建完成。

建站的目的,就是为了盈利,这是我们同一个老师教的。

很多企业只是把做站当做展示,而我们做站就是为了“赚钱”。

小A当时也懂这个道理。

对于网站而已,如何加快首页收录,如何增加权重,如何写原创文章,如何做外链内链,如何引流吸粉,这些难题都摆在小A面前。

最难的就是每天写文章。

很多人不会写文章只是因为看太多自媒体号的缘故,其实个人认为,写文章是小时候学造句的时候就会的,所以没有写不出文章的学生,只有写不好文章的学生。

当然,对于网站而言,写一篇符合搜索引擎的文章是很简单的。但是这么两年下来,还是有很多人坚持不下去。

但是小A不一样,他一天5篇,一个月后,网站流量达到每天1000IP,做那个行业其实流量是很大的,3个月后,头一次过10000 IP.

在我们站长眼里,日IP,就代表月收入。但是此时小A并不知道如何变现,后来咨询了我老师之后,才告诉他,可以接一些cps和cpa变现。

就这样,接了某联盟的cps和cpa,一天的收入便有好几十块。

6个月后,网站流量达到每天5w ip,VPS扛不住,闭站备案20天,迁移到某云服务器。网站掉到3w IP。

养了3个月后,网站达到10w IP,这时候月收入在5w左右,感觉收入上不去。

后来他自己开创了那个行业的新玩法,次月收入突破7w。就这么一年下来,已经赚了接近50w。

那时他已经是我们圈内的大神的,我们都会喊他会A哥。

也因为他的做出了成功的案例,结果被我们老师拿出来做案例。

这时候才是考验人心的时候,我们最多就是羡慕,但还达不到嫉妒的程度。但是有些人不一样,一旦看到别人收入高于自己,就心有怨恨。

大概过了一个星期,网站遭受强烈的ddos攻击。

这在我们做站的时候会经常听到,一般遭受ddos都是那些盈利很好的站,小A就是其中一个。

不过,对于一个高权重的站,短期的ddos不会影响网站的权重,而长期的话,成本是很高的,一天至少要3000元。

后来,小A的站莫名被人举报,收录直线下滑,也在当时,刚好有人和他谈网站收购的事情。

因为咨询过我的老师后,决定把站出售。因为当时内容已经算违规了,后面要不被K站,要不被就严重降权。

卖站的价格是50w,当时的日IP 12w左右。

这就是我身边人2年赚百万的经历,其实他还花不到2年,大概是1年零7个月。

后来我老师分析小A为什么会成功?得出小A身上三个品质:好学,踏实,肯干。

首先,他够好学,看了很多网赚视频,其实他踏实,知道网上赚钱是一步一个脚印,2个月没有赚钱,估计很多人都放弃项目,但小A没有放弃,一直坚持到第3个月。

最后他肯干。很多人都在学习网上赚钱,但却一直赚不到钱,这其中一个很大的一个原因是:看了不干。

这就好比:你懂得了很多道理,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。

很多学习很厉害,但做起事来畏畏缩缩,想在多学知识然后在去行动。

其实这并不是最科学的方法,比较科学的方法是:学了之后,立马实操,哪怕没有完全学会,不要怕,从实践中慢慢学习。

正确的流程是:学习→实践→再学习→再实践。

尝试过之后,才知道哪个才是适合你的。不要学到100分再干,学到50分就可以了。

50分搞起,才是王道。

我一直很喜欢《天道》中的一句话:

允许几个股东去扒井沿儿,能不能爬上来取决于他们自己。对农户,从基础设置就不给他们期望天上掉馅饼的机会,我救不了他们,我能做的,就是通过一种方式让他们接受市场经济的生存观念,能救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。

这个社会就是这么残酷,想赚钱,要不合作,要不付费。

原创文章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盲牛捞偏门(链接:https://www.mn21.com/zxm/lingchengben/6327.html)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