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盲牛捞偏门首页
  2. 偏门故事
  3. 网赚故事

腾讯“朋友”、阿里“如我”停运,大厂社交为何屡败屡战?

打败微信的,绝不是下一个“微信”。 2021年6月底,一则有关腾讯“朋友App”再次关停的消息,引发热议。据悉,腾讯“朋友App”发布了一则公告:由于业务发展策略调整,2021年6月30日关闭服务器,正式停止运营。此时距离其再次复活的时间不到2年。 腾讯“朋友”的前身是朋友网,原名QQ校友,是腾讯公司打造的真

打败微信的,绝不是下一个“微信”。

2021年6月底,一则有关腾讯“朋友App”再次关停的消息,引发热议。据悉,腾讯“朋友App”发布了一则公告:由于业务发展策略调整,2021年6月30日关闭服务器,正式停止运营。此时距离其再次复活的时间不到2年。

腾讯“朋友”的前身是朋友网,原名QQ校友,是腾讯公司打造的真实社交平台,为用户提供行业、公司、学校、班级、熟人等真实的社交场景,对标当时火热的人人网,但最终还是由于校园社交的没落,终在2017年8月6日停止运营。

实际上,除了腾讯“朋友”外,2021年也成为了其他家社交产品谢幕最密集的一年。2019年,在社交领域沉默许久的阿里再度启动“来往”项目,由原“来往”产品负责人陈航负责。并在同年,正式公开其社交新产品“Real如我”,被外界解读为阿里在社交上的又一次大跃进。

但在2021年5月,有不少用户收到了阿里“Real如我”的关停信息,意味着运营了近两年的“如我”并没有找到适合基于地理上的校园社交发展路线,并在6月17日停服运营,也宣告了阿里在社交领域上的再次失败。

腾讯“朋友”、阿里“如我”停运,大厂社交为何屡败屡战?

除了阿里、腾讯这两大巨头外,像京东、字节、百度、小米等大厂的社交产品,虽然没发布正式停服的通知,但也在2021年选择了低调下架处理,或者长期不更新导致App已无法正常使用,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关停。

2021年,似乎成为了大厂们社交产品的终点站,微信之后,已有十年之久再没出现下一个“微信”,无论是作为社交巨头的腾讯,还是积极参战的其他大厂,面对后微信时代的社交,都没能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。

屡败屡战的大厂们,其破局之道又在何方?

BBATJ的滑铁卢

马化腾曾表示:年轻人在互联网上喜欢的东西我越来越看不懂,这是我最大的担忧。美国“阅后即焚”Snapchat非常火,我们自己用起来觉得没什么意思。每天早上醒来最大的担心是,不理解以后互联网主流用户使用习惯是什么。

如今看来,不仅是作为社交巨头的腾讯,其他的玩家也很难去理解互联网主流用户的社交心态。

2019年成为了各家发力新社交的重要一年。在这一年,涌现出字节跳动、快手这样的新势力,也有像搜狐、阿里、百度这样在社交领域蛰伏多年的老玩家,携带新社交产品卷土重来。

据Tech星球不完全统计,发现从2019年起到目前为止,具有代表性的社交产品已有三十多款相继面世。

腾讯“朋友”、阿里“如我”停运,大厂社交为何屡败屡战?

但是,其中绝大部分的社交产品,目前都已经下线或停运。

以腾讯为代表,其推出的猫呼、回音、轻聊、有记、朋友、灯遇交友、欢遇等7款社交产品中,只剩下“有记”还在主流的应用商店内,但也有数月未更新。同时,可以发现腾讯这7款社交产品分属视频、语音、职场、匿名、相亲等5大社交细分赛道,选择这5条细分赛道,也是看中了其巨大的市场以及还未固化的份额。

特别是规模超亿元的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,腾讯一口气就推出了轻聊、轻缘、欢遇和对聊等4款产品,也希望能够分得一杯羹,但现实是想当红娘的腾讯未能如愿,在其他赛道上也表现的平平无奇。

而百度、京东、阿里这些老玩家,也避开微信的锋芒,在他们的生态下寻找社交发力点,他们这一次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校园社交。

2019年起,百度、京东、阿里相继推出了校园社交产品听筒、梨涡和Real如我。这三款社交产品的定位互不相同,听筒侧重匿名社交,梨涡侧重校园社交+电商玩法,Real如我则是真实社交。

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这3家大厂选择做校园社交,看中的是学生作为社交产品中的活跃群体,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来交友,可以迅速成为各自产品的用户。但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,认为校园社交本身是成立的,但是由于国内用户更习惯使用的是即时通讯,所以导致校园社交在国内很难做起来。事实也正如葛甲所说,这三款校园社交产品最终还是走向了关停或停更的状态。

除了老一派的玩家外,也涌入了不少的社交新贵,主要以字节和快手为代表。字节推出了短视频聊天App多闪和兴趣社交App飞聊,快手则推出了短视频聊天App一甜面聊、音乐短视频社区避风、宠物社区毛柚和音乐社区小森唱。

但这些新产品同样面临着下架甚至关停的局面。其中,被字节寄予厚望的飞聊App已经在多个应用商店内下架,而且飞聊目前也无法正常使用,快手的毛柚、避风和一甜面聊也有数月未进行版本更新,这对于产品而言,是极不正常的现象。

可以看出,无论是社交巨头,还是新老玩家,在社交领域上都遭遇到不同程度的滑铁卢。难道是现在的用户对社交突然不香了吗?当然不是。

社交新势力的崛起

相比于大厂们在社交上的节节败退,一些规模不大的社交新势力却在一路高歌猛进。

2016年底,一款基于兴趣图谱建立关系,并以

化玩法进行产品设计的新一代年轻人虚拟社交产品Soul上线。截至2021年3月,Soul App是行业同品类中日均DAU启动次数最高的APP之一,也是日均发布率和Z世代用户渗透率最高的App之一。

仅从Soul的数据来看,Soul无疑是成功的一款社交产品。众所周知,陌生人社交App都面临着两个陌生人“破冰”的问题。在陌生人社交中,陌陌、探探选择了荷尔蒙社交,而入局较晚的Soul则选择了灵魂配对的玩法。

Soul的灵魂匹配玩法,避免与陌陌、探探这类以颜值论高低的社交产品竞争,更加强调内在美,主打非颜值,和内容的社交,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自由表达交友的诉求,解决因颜值社交所带来的问题。这也是让Soul在已有陌陌和探探这两大陌生人社交巨擘的情况下,能够突围的核心功能。

2018年,相亲赛道上的一款名为“伊对”的App也异军突起,这是一款通过实时视频互动解决陌生人社交破冰的障碍,同时为单身人士创造并提供多场景的线上相亲机会的相亲交友App。目前注册用户超4000万,并颇受资本青睐,获得由小米、云九资本联合领投的B轮融资。

国内的单身人口已经突破2.4亿,但是在众多相亲交友App中,都缺乏一个高效和有趣的产品来服务这些用户群体的恋爱交友需求,“伊对”恰好踩中了市场需要。

伊对短短3年在互联网相亲赛道上跑出来,除了“直播+相亲”创新模式外,也开始向同行业关注较少的下沉市场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,让本地人利用闲暇时间来当红娘,因地制宜,较好地解决了本地人单身人群在线上相亲无话可聊的痛点。

此外,还有一款在泛娱乐社交细分领域脱颖而出的社交App玩吧。通过推动社交场景娱乐化,以小游戏、语音互动等方式为用户创造丰富和封闭的娱乐场景,释放社交压力的同时增加趣味性和沉浸感,契合了当下95、00后的新型社交需求。

一位00后的用户表示,玩吧是当下很火的一款社交娱乐App,下载的用户也比较多,基本上他身边十个人,有九个人手机里都有这款App。或许这只是个例,但也透露出像玩吧这类社交产品在年轻人中的地位。

在体验上,玩吧App除了游戏丰富外,社交方式也很广泛,不仅可以通过玩友ID加好友,游戏加好友,还可以通过话题广场下,寻找兴趣一致、有共同话题的“同好”加好友。这样的社交方式使年轻人获得了更多的朋友,激发了社交兴趣。而在热门话题下,也可以分享自己的作品和经验,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以兴趣驱动社交,类似于“即刻App”一样。

正是基于表达自我,获得认同感和归属感,才让玩吧能够成为年轻人手机中必不可少的应用。

除了以上具有代表性的社交新势力外,还有像TT语音、微光、会玩等产品正霸占社交赛道,社交新势力正成长为大厂们的有力竞争者,虽然很难再造另一个“微信”,但新势力的崛起,也让更多的企业和个人看到了社交细分赛道上的无限可能。而对于大厂而言,一场激战在所难免。

社区成大厂的下一个野望

面对新势力们的挑战,大厂们虽屡战屡败,但并没有放弃,仍然选择迎战,而且还选择了以社区作为社交玩法进行探索和发力。

在今年对外官宣关闭兴趣部落、腾讯朋友后,腾讯开始着力打造社区玩法。不久前,腾讯推出QQ看点社区,将内容和社区进行结合,打造吸引年轻用户的内容资讯平台。

此外,Tech星球独家获悉,腾讯于近日冷启动了一款名为“Q次元”的社交App。据悉,Q次元是为年轻人量身打造的一站式多元群组社区。

Tech星球体验发现,Q次元是腾讯首次尝试群组聊天的App,打破了以往的一对一聊天模式,并且采用了语音聊天室的玩法,加强了娱乐化。其次,是通过划分频道群聊,花式构建多话题实时聊天的特性,可快速找到想要加入的话题,高效地浏览关注的信息。此外,还支持自定义创建和管理群组内的频道,可为群组成员添加各类“身份”等玩法。

腾讯“朋友”、阿里“如我”停运,大厂社交为何屡败屡战?据一位前腾讯产品经理介绍,这款产品是由PCG创造营打造的重要创新App。腾讯推出Q次元App,可以看作是腾讯将以往的点对点社交方式向群组聊天的玩法转变,也可以理解为在QQ之外,再造一个“QQ群”。早在2012年,QQ群就开始向社交化方向试探,希望把即时通讯和社区化紧密结合起来,加强即时社交同时搭建异步社交。Q次元正是被腾讯赋予在这条路线进行探索的先行军。

可以看出,腾讯正在以社区作为未来社交发展的一大路线。除了嗅觉灵敏的腾讯外,字节和快手也在探索社区玩法。

快手率先于今年早些时候,推出了一款名为“小森唱”的原创音乐社区,拥有音乐播放、音乐智能创作功能,也可以让众多音乐爱好者进行交流,

“小森唱结合了音乐+社区的玩法,能够满足用户在听音乐、创造音乐的同时,还能通过社区互动,增加用户的留存”,一位产品运营对Tech星球表示。

而字节旗下的抖音在社区的建设上则更加干脆。Tech星球独家获悉,抖音于近期在其App内测试了同城社区功能——抖音同城圈子。

Tech星球体验发现,抖音同城圈子类似于贴吧,但内容主要以短视频的样式进行呈现。这是一个基于兴趣玩法的同城圈子,用户可以依据自身的兴趣需求选择不同的圈子加入并讨论。

腾讯“朋友”、阿里“如我”停运,大厂社交为何屡败屡战?

字节跳动CEO张楠此前在谈到抖音的社交功能时表示,抖音的社交功能是个自然发生的过程,用户的表达互动需求在抖音内部开始发酵,促进了抖音的社交。她认为抖音的本质和核心是人,抖音为每个人提供了视频化的表达方式,并围绕人提供服务。越来越多用户在抖音上的视频化表达,让抖音逐渐从一种娱乐方式变成一种社交方式,未来还可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。

如今看来,张楠的话正在一一实现,从此前的连线、抖一抖交友,再到如今的抖音同城圈子,抖音正在实现社交从点到面的过程,字节的社交玩法也迎来了重大升级。

无论是社交新势力,还是大厂们,他们的社交之路,注定还要经历一番风雨。寻找下一个“微信”,已成为他们的共同目标。也许不久后,这些少年们能够达到与“孤独求败”的张小龙,“过招”的境界。

原创文章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盲牛捞偏门(链接:https://www.mn21.com/gushi/wangzhuangushi/27345.html)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